1945年抗战结束,上海社会局一份粗略统计,文化领域损失触目惊心 - 南昌出租车发票
 
 

1945年抗战结束,上海社会局一份粗略统计,文化领域损失触目惊心

1945年抗战结束,曾有一份统计数据显示,上海文化领域遭受了毁灭性的破坏。其中,损失最大的非上海复旦大学莫属。当年,复旦撤离上海时,校园内还有20多座建筑物。巍巍校舍,在日本飞机的轰炸与炮弹炸毁的双管齐下,变成一片废墟,只剩下一栋相对完整的建筑。 而这一座唯一幸免倒塌的教学楼,据说,从1923年至1936年为止,这十几年间从这里走出过一大批的心理学和生理学的精英与学者。其中,非常有名的比如说:像冯德培、佟笛洲等专家学者,都曾在这座大楼里读书一直到毕业,最后成为学术界的顶级人物。 其实,最令人惋惜的是刚刚建好不久的一栋叫简公堂的办公楼,如今是复旦的一座校博物馆。有文献记载,当年该楼的建筑费,就高达43000大洋,费用是由社会募捐而来。当时,该建筑为宫殿式的两层大楼,被毁之前一直是整个上海高校的第一豪华教学楼。 随着“孤岛”的消失,也就是租界的名存实亡。上海滩,这座当时被称为是远东第一城的大都市,已经完全淹没于战火当中。比如,闸北的建筑几乎100%毁于战火。而虹口和杨树浦的损失,也达到了70%。而这其中,上海的文教领域,遭受的毁灭最为残酷。 1940年,一份《申报》曾经有过这样一段报道,在12月20号的当天,日军用斧头劈开了厚厚的房门,把上海市财政局的大部分档案,强行掠走。而当月的30号这一天,日军同样以暴力强行劫走了上海市公用局,保存多年的珍贵档案十二余箱。 战后,上海社会局对文化界遭受的损失,做了一个粗略调查,这个报告显示说:8·13战争以前,上海有公共图书馆100余所。到了战后,尚存的比较大的图书馆,仅10余所。在1937年10月的短短3个月里面,上海全市文化教育事业损失达1亿90万国币。 靠近吴淞口的复旦大学,80年多前,在上海所有大学里是最先遭到日军炮火的轰炸。尽管,在战火开始前的9月初,复旦就开始着手内迁工作。但是,大多数无法带走的图书、试验仪器等大件物品,悉数毁于战火。在上海沦陷的8年里,复旦一度成为日军驻上海的一个军营。 1937年9月中旬,突然间的一纸启示,复旦大学的师生们,开始走上了漫长而辗转的迁徙之路。当时,复旦大学的校歌一度成为所有师生在离别上海以后,这8年颠沛路上唯一的一种温暖。几乎在同时,上海的各所高校,也悉数走向了南迁之路。 然而,相对于出身国立的清华和北大等高校的内迁,当时上海的一些私立大学,尤其是没有太多的援助,严重缺少经费。于是,迁徙之路更为艰辛与悲壮。最早出发的上海同济大学,在炮火纷飞的南迁的过程当中,辗转了3年,才绕过越南,最终返回大后方。 整个抗战期间,我们中华民族的损失,可以说是毁灭性的。我们抛开物质损失,我们只谈文化上的损失,真是无法估量,也没谁有这个能力估算出来。所以,日本人对我们中国所犯的是滔天罪行,罄竹难书。因为,这场侵略战火对中华文化的破坏,不可计量。 小编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在上海过去有4家非常有名的出版单位,在中国都是数一数二的著名书局。包括:中华书局、世界书局、商务印书馆以及神州书局。可惜,它们都在8·13的炮火里,毁于一旦。当时,各家书局都保存有大量的书搞,随之灰飞烟灭。 其中,很多被焚毁的书稿当中,甚至有一些是颇具学术权威的研究成果,都是一些专家学者们,多少年心血的一个积累。比如说:有一个翻译“莎士比亚”戏剧的专家,叫朱生豪。他当时就翻译了好几部莎士比亚的戏剧,交给世界书局准备复排印行。 在8·13爆发期间,祸从天降,世界书局被日军飞机轰炸,顷刻间焚毁一旦,朱先生的书稿也随之毁去。所以,像这样一些在学术领域和文学创作等一些文化产品上的损失,我们用什么样的量化标准去衡量它?用什么方法来计算专家们所付出的多少代价呢? 虽然,后来在上海沦陷时期,朱先生又重新翻译了“莎士比亚”的很多部戏剧集。但是,遗憾的是朱先生到死,也没能完成他的一个最大心愿,就是在有生之年译完“莎士比亚”全集。其实,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例子,我们回想,当年还有多少像朱先生这样的学者,遗憾终身。 另外,当年上海有一座十分有名的图书馆,名为“东方图书馆”。该馆当时是整个亚洲、整个远东规模最大、馆藏最多的一个书库。然而,它也没能逃脱毁灭的命运,被日本炮火夷为平地。然而,这正是小编最气愤之所在,因为,图书馆本身并不是一个军事目标。 那么,日本侵略者为什么还要将图书馆作为摧毁的目标呢? 我们知道,其实是日本帝国主义要彻底灭亡我们的种族和灵魂,通俗讲就是亡国灭种。很显然,日本人就是想把我们中华文明全部摧毁,让我们所有中国人都变成行尸走肉的亡国奴。所以,小编认为郑振铎抢救文献的举动,是多么的弥足珍贵,他为我们留下了传承的基石。 在《我的父亲郑振铎》一书里,曾记载这样一句话,“史不亡,中华民族就不会亡。”另外,书中对其此举评价道,“我不想看到我们的子孙后代,搞学术研究都要去美国、日本找寻资料,这是我们国家的奇耻大辱、百世莫滌。”所以,抢救遗失的文献,跟战场上夺城掠地一样重要。 城市被战争的硝烟,驱走了本该有的生生不息。所有的人都在路上,或坚持到底,或蓦然回首。上海、北平,包括之后不断沦陷的中国城市,我们同样无法精确地统计,究竟有多少知识分子在烽烟里,被驱离出本该安谧的书斋,或悲壮、或惶惶地走入飘摇人生。 曾经有一些学者研究认为,在那一场悲情的大逃亡当中,中国副教授以上级别的知识分子,起码占到至少90%左右,而一般的知识分子里也有半数以上,都参与其中。他们如一粒风中之尘、如沙漠中的一粒沙,几乎没有人能摆脱被时代颠覆的命运。 许多年以后,双城当中的文人们,曾经写下无数关于8年迁徙路上的文字。他们记录着穿越硝烟的酸涩、哀伤,望不尽的故园和被夭折的梦想。然而,即使是现在,我们不能安于现状,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毁,我们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安逸生活。 很简单,大家看看我们所处的国际局势,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,小编可以随便举出十几个仇恨我们的国家。所以,如今看似一个和平的世界,但暗地里我们仍处在水深火热之中。在利益面前,会有几个真正生死与共的盟友。如俄罗斯也未必可靠,我们拭目以待。

联系方式

 
  • 南昌出租车票
  • 联系人:请填写您的姓名
  • 电 话:请填写您的联系电话
  • 手 机:请填写您的移动电话
  • 传 真:请填写您的传真
  • 邮 箱:请填写您的电子邮箱
  • 网 址:http://mmm.jx.cn
  • 地 址:请填写您的地址